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白帝学园系列 第二话.全裸绑缚步行 作者:不空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白帝学园系列 第二话.全裸绑缚步行 作者:不空
本篇最后由 s8300198 于 2020-6-4 00:42 编辑 作者:不空2012/12/22发表于:春满四合院二、全裸绑缚步行    苁蓉左右分开双腿,让脚镣的锁链绷得笔直,试着用这种彆扭的姿势走了几步。还好,虽然乳头的铃铛还是不可避免的会发出响声,但至少脚镣锁链没有发出声音。光是铃铛响声,还不至于太引人注目,而正常迈步的话,脚镣锁链声音太大了,锁链哗啦声如此刺耳,前往武术训练馆的路途中是无论如何都会被发现的。    用这个姿势走了几步之后,苁蓉才发现,由于双腿大张,还在流淌着精液的小穴被繫在阴唇环上细链拉开成一个肉洞,毫无掩饰的暴露出来。    被灌进小穴的凉风激得打了一个冷战,苁蓉合起双腿,以正常迈步的姿势在哗啦哗啦的脚镣声和清脆的铃铛声中走向山下。    这段路很少有人经过,不必太小心,尽快通过才是正理。    小路的尽头,是计算机系教学楼的后侧。苁蓉躲在树丛后面,偷瞄着教学楼的情况。由于放暑假的缘故,教学楼里面空蕩蕩的,好半天都不见一个人影。只要能穿过计算机系教学楼,再横过一条马路,就能藏到绿化带的灌木丛中,这样,被发现的机率就小得多了。    等了整整五分钟,计算机系教学楼仍旧不见一个人影。苁蓉深吸了一口气,大着胆子走向计算机系教学楼的后门。    吃力的用肩膀顶开玻璃门,全裸的女孩走进了曾经不止一次陪着男朋友来过的计算机系教学楼。    看着空蕩蕩的教学楼,苁蓉彷彿看到了数日前,自己牵着男朋友的手,并肩走过的幻影。金童玉女般的一对璧人,甜蜜温馨,心有灵犀……甜美的好像画卷一样……    然而,在肠道中不住搅动的尿液和被肛门塞撑得阵阵胀痛的屁眼却残忍的提醒着苁蓉的回忆。    即使和男朋友牵手的那一刻,她的和男朋友相聚前刚刚被粗大鸡巴粗暴抽查过的阴道里,还有另一个男人的精液正在向下缓缓流淌;被男朋友牵着的纤手在一个小时前还在揉动着另一个男人的阴囊,也许仔细闻一闻她的纤手,也许还能闻到尿骚和精液腥味;连男朋友都没尝过的令人想入非非的小巧樱唇不久前还在吞吐着另一个男人的鸡巴……    触景生情,想到自己的纯洁不再,女孩的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水滴。    甩甩头,将心头的伤感抛开,苁蓉倾听着周围的动静,同时分开双腿绷直脚镣,小心挪动着,生恐有什幺人过来却没听到。    一步步挪到了教学楼的前厅,苁蓉躲在楼梯下面,望着楼侧镶嵌的宽度近三米的镜子有些发愁。这面镜子是学校专门放在大厅,用来让进出学生整理仪容用的,想通过前厅,就一定要从镜子面前经过。苁蓉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样子是何等淫秽,但是心里知道的耻辱感和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光天化日之下,在公共场合无耻的光着屁股的那种耻辱感却是截然不同的感觉了。    「深呼吸深呼吸……苁蓉……你要冷静……」女孩暗暗对自己说道。    再次聆听了一下周围的动静,苁蓉迈步从藏身的楼梯处走了出来。    左右分开双腿,绷直脚镣的锁链,尽可能的快速迈动脚步。苁蓉以如斯淫秽的姿势从镜子前走过。    镜中的女孩赤裸着雪白的胴体,脖子上项圈那红色萤光的「母狗苁蓉」字样分外显眼,粉红色的小巧乳头上,挂着白帝学园精緻的学生证。学生证照片上的苁蓉,素颜的绝色面庞带着淡淡的微笑,凝视前方,说不出的空灵脱俗,衬托得现在的裸体女孩愈加淫靡。银白的带锁不锈钢腰带固定在女孩的纤腰上,延伸出四根细小链条,将女孩的阴唇左右扯开,任由阴道内粉红的嫩肉在空气中蠕动。光滑平坦的小腹微微鼓起,那是因为女孩的肛门里灌入了太多的尿液。黑色的肛门塞从女孩的粉臀中探出一个头,乍看上去,有如短短的尾巴,被反拷在背后的双手为镜中淫靡的美景更添了三分淫虐。    「这……是……我吗?」镜中映出的淫靡倒影让苁蓉忘记移动脚步。镜中的女孩美目盼兮,那眼中的蕩意浓的彷彿要滴出来一般。粉颊嫣红,娇喘吁吁,胯下被拉开成一个圆洞的玉穴流出的潺潺淫水将两腿内侧侵染得水光蕩漾。    「哼哼……女神?仙子?我呸!不过是个发情是骚货罢了。看看你的淫穴,水流的这幺多,说你是被迫的,谁信啊!」送别恋人前,在苁蓉的寝室里,刘杰将上身穿好T 恤,下身赤裸的苁蓉按在门上,一边在女孩耳边低声说着粗俗侮辱的字眼,一边用粗大的鸡巴在女孩紧窄粉嫩的肉穴中猛烈抽插着,每次鸡巴的抽插,都会带出大量的淫水,那「噗哧!~噗哧!~」抽动的水声让苁蓉羞得无地自容。而即使在被刘杰操到高潮的那一刻,苁蓉也要尽力保持正常的语气,告诉一门之隔的寝室外,提着行李箱的男友「马上就换好衣服了,再等等!」    从猫眼中望去,门外的赵晴空温柔的笑着,用甜蜜的口吻诉说着对离别的不捨,门内的苁蓉却光着屁股被男友「最好」的死党抽插到高潮,那种感觉,彷彿是当着赵晴空的面在和另一个男人性交,背叛男友的罪恶感和下体传来的快感让苁蓉有种就此沈沦下去再也不愿回到从前的感觉。    两个小时前还在被刘杰粗大的鸡巴塞满的「淫穴」,现在彷彿还能感觉到满满的饱胀感和刘杰鸡巴的热量。    回忆着两小时前的高潮,女孩的双手不自禁的伸向胯间那个湿漉漉的圆洞。被拷在身后,无法摸到下体的双手竟然下意识的抓住臀瓣间的肛门塞转动起来。当苁蓉从镜中的淫靡人影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在下意识中收缩着括约肌和阴道,凭藉肛门塞和屁眼的摩擦以及阴唇环对阴唇的牵扯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喷涌而出的淫水沿着腿侧流下,在苁蓉的脚下形成了小小的水洼。    女孩的眼神黯淡下来。    短短的一年前,自己还是无暇的少女,而现在,自己却能毫无羞耻的在男人的身下大声呻吟,甚至还能当着男人的面大声说出「骚货、淫穴、屁眼」之类以前光是想到,就觉得骯髒的粗俗字眼。    难道自己真是一个本性淫蕩的女孩吗?苁蓉有些自暴自弃的想到。    「阿嚏!」响亮的喷嚏声从楼上传来。然后是自上而下的重重的脚步声。    这时候,苁蓉才发现刚才对着镜子手淫,耽误了太多不应该的时间。    显然,楼上有人下来了,怎幺办?    女孩把目光投向正对大门的迎宾台。所谓迎宾台,其实就是一个中空的讲台,放在门厅正对门口的靠墙地方,计算机系有什幺活动时,当做查询、迎宾用的。    也许可以躲在讲台后面。    苁蓉匆忙的以两腿大张的彆扭姿势向讲台走去。金黄的铃铛伴随着女孩身体的颤动发出悦耳的「叮铃」声。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苁蓉一定会对这个精緻可爱的铃铛爱不释手,但是此时此刻,女孩却恨不得将铃铛扔到爪哇国去。    「我说胖子,你听没听到铃铛响?」说话的男生已经走到了二楼边上,再往下走五六个台阶,就能看到苁蓉赤裸的胴体了。    顾不得铃铛和锁链的响声了,苁蓉连蹦带跳的跑到迎宾台,蜷起身子滚了进去。哗啦哗啦的锁链声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更别提女孩滚入迎宾台的时候,正面朝下,因为双手被拷失去平衡,身子撞到木台那「咣」的一声巨响了。    「完了……」苁蓉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她跪在迎宾台内,拚命蜷起身子,将小脸埋进腿弯,却浑然不觉,这个姿势下,她的粉臀雪股一览无余。    「咦?我也好像听到有声音!」一个难听的破锣嗓子男声说道。    「不会是有什幺流浪狗跑到教学楼里了吧?胖子,我们好好找找,万一被流浪狗破坏了什幺电子设备,我们就惨了。」还是一开始说话的男生。    接着,两个人的脚步声就在大厅中转悠起来。    苁蓉已经听出来两个人是谁。    开始说话的男生叫关风,是一个举止猥琐的小个子,曾经因为在女厕所偷拍女生大小便被学校记大过。要不是他家里还有些能量,早就被开除了。他还曾经偷拍过苁蓉换衣服,被苁蓉狠狠的打了一顿,在学校里堪称名声狼藉。    破锣嗓子叫庞黑,人如其名,是个体型「庞大」的黑胖子,一脸的青春痘,光是看一眼都要噁心好久。同样的,这也是个风评极差的家伙,曾经有他晚上向下晚自习的女生坦露鸡巴,结果被某个泼辣女生差点踢断子孙根的笑话传出。    关风和庞黑都是计算机系的大二学生,并称计算机系之耻。赵晴空以他卓越的技术成为计算机系重点培养对像之后,关风和庞黑也曾经恬不知耻的去巴结赵晴空,虽然赵晴空对这两个不学无术之徒没什幺好感,可是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在表面上,赵晴空和这两个家伙之间还算和谐。    苁蓉不敢想像,如果自己现在这种淫蕩不堪的样子如果被关风和庞黑看到,将是什幺下场。    「一定会被他们强姦吧……」心中这样想着,苁蓉把头埋的更低了一些。而她被阴唇环拉扯开的的肉穴中不受控制,汹涌而出的淫液,却多的让女孩感到自己好像失禁了一般。    紧张绝望中,放蕩堕落的快感!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连呼吸都放得轻微,丝毫不敢动弹的女孩完全没有发现到,刚刚对着镜子手淫时被淫水浸湿的双脚,在镜子前到讲桌后的这段路上,留下了一个个水光的脚印,在日光下反射出淡淡的白光,只要不是太马虎,就绝无发现不了的道理,而关、庞二人却对这明显的痕迹视若无睹。    女孩更没有发现,在她躲藏的讲桌内各个角落,以及讲桌下洞对面的墙上,都有隐蔽的针孔镜头在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关风手里拿着一台数码摄像机,相机的显示屏上正播放着一个裸体女孩从树林中走进计算机系教学楼的影像,而庞黑的手里拿着一台无线摄像头的接收机,正从各个角度拍摄着跪在讲台桌洞中的女孩淫秽的姿态。    「咦?我明明听到有声音的。」庞黑调整着手上的接收器,把主屏幕选定到苁蓉的雪臀。他一边和关风凑在一起,欣赏着女孩努力用被拷在身后的双手紧紧按住臀缝间黑色圆塞,却仍旧不可避免的从被肛门塞撑开了皱褶的括约肌缝隙中渗漏出缕缕浊黄液体的淫秽模样,一边大声说道。    「找不到就算了。我们还要去其他教学楼巡视呢。」关风的裤子支起了尖尖的一顶帐篷,他猥琐的用空着的手按了按裤裆,一派正气的说道。    两个人走到教学楼外,找了一个拐角躲起来,淫笑着继续拍摄「英雄美少女校园淫秽裸奔」的大片。    苁蓉的精神有四成用来注意周围的动静,六成用来抵御堕落快感的侵袭,脑子乱成一团的女孩甚至没有注意到这两个混混又不是学生会的成员,为什幺会去巡视教学楼。    听到外面没有动静了,苁蓉吃力的用头顶着讲桌的一侧,将自己撅着屁股的姿势转为跪坐,然后一点点的挪出讲台,用分开双腿,露出被锁链左右扯开的阴唇的下流姿势挪向教学楼的大门。    走出大门,横穿马路,就可以躲进绿化带的灌木丛中了。那样,被发现的机会就要小得多。    全裸的少女仍旧没有发现,在她没注意到的拐角,摄影机的镜头那微弱的反光。    一米高的绿化灌木林对苁蓉来说,是最好的藏身之所。灌木丛内侧的草地可以作为脚铐锁链的缓冲吸音带,让锁链的哗啦声不至于太大,而灌木丛可以很好的遮挡住女孩赤裸的胴体。    苁蓉弓着腰,撅着雪白的小屁股,仅仅让自己眼睛以上的部分露在灌木丛外,一边在脚铐的限制下尽可能的加快行进速度,一边警惕的打量着前方。    远远的,两个拉着行李箱,準备离校的男生说说笑笑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苁蓉早早的蹲了下去,连呼吸声都尽量放轻,一动也不敢动。    灌木丛虽然给苁蓉提供了不小的掩护,但是并不能完全遮挡住女孩的身体。如果仔细去看灌木丛的话,还是能从灌木丛的缝隙中看到隐约的白色胴体。更何况灌木丛仅有一米多一点的高度,如果走过的人和灌木丛靠的很近,甚至不用专门探头去看,眼角的余光也可以扫到躲在树丛后的裸体校花。    蹲在树丛后,苁蓉提心吊胆的透过树丛缝隙看着两个男生渐渐靠近。被阴唇环扯开的阴唇在微风的吹拂下格外敏感起来。饱胀的直肠中,刘杰的尿液在不停翻腾着,让苁蓉感到口中呼出的气都带着一股刘杰尿液的骚味。越来越重的便意逼得女孩不得不用拷在身后的手紧紧按住屁眼里的塞子,以免塞子被直肠里的尿液冲出来。    被学校里众多男生女生们仰慕的冰雪女神,在屁眼里灌着男人的尿液,赤裸的躲藏在矮小的灌木丛后,看着缓缓走过的男生,任凭屁眼中男人的尿液倒灌进胃里,最后从嘴里溢出……脑海中流过这样的认知,巨大的耻辱感让女孩阴穴仿佛失禁一般将大腿润得湿淋淋的。    那两个男生苁蓉依稀有点印象,似乎是学校「苁蓉女神护卫队」的成员,女孩的爱慕者。    就在两个男生走到苁蓉藏身之处的时候,一个男生行李箱的轱辘从轴轮上脱落,滚到了灌木丛树根处,打了一个旋倒下来不动了。    那个男生不高兴的骂了一句髒话,放下行李箱,来拣箱子轱辘。    「不……不要啊……」苁蓉惊恐的看着男生向灌木丛走过来,恨不得把脸埋进土里。    男生走进灌木丛。苁蓉甚至一抬头就可以看见那个男生的脸。    男生毫无察觉的弯腰去拣轱辘,他的手,距离苁蓉插着肛门塞的雪臀不过三四十公分。只要他稍微扭一下头,就能看到灌木缝隙中,挂在女孩浑圆乳尖上「白帝大学中文系一年级A 班苁蓉」字样的学生证。    可惜,他做梦也想不到,一树之隔的灌木林后,他爱慕的校花少女正赤身裸体,用拷在身后的双手按着屁眼里的塞子,紧张的注视着他。    男生拣起轱辘,重新安装到行李箱轴轮上,和同学继续聊着天走向校门。却不知道他错过了尽情淩辱他朝思暮想的女神的大好机会。    这一切,都被远远缀在苁蓉身后的猥琐二人组用高倍摄影机拍了下来。    「靠,真是刺激。当初我只是偷拍了一张苁蓉那妞换衣服的照片,结果差点被她打断第三条腿不说,还让学校给我记了一个大过。现在……哼,光着腚让老大随便操不说,还不要脸的在学校里裸奔,真是个骚货。」关风一只手抓着摄影机,远远拍摄着苁蓉裸奔的影像,一边把另一只手伸进裤裆里撸动着。    「嘿嘿,老大不是说了吗,苁蓉、肖静、孙婷婷这些校花现在都是被他控制的母狗,老大準备组建一个秘密俱乐部,只要进了俱乐部,就可以随便操这些校花母狗。到时候……老子要苁蓉给老子舔屁眼,孙婷婷那小萝莉给老子吹箫,肖静那个大奶母狗给老子餵奶!」庞黑乾脆解开裤子的前襟,让他胯下黑糊糊的一团肉暴露在空气中,做起白日梦来。    「都说这届校花榜的质量是近十年来最好的,而校花榜前三的苁蓉、肖静、孙婷婷是百年一见的绝色呢。那些校花亲卫队把这三个妞当成女神爱慕的家伙一定想不到,这三个妞跪在地上光腚给男人吹箫的骚样。」关风越说越兴奋,在裤裆里的手撸动的更快了。    「不过……我说猴子……」庞黑问道:「老大说苁蓉、肖静、孙婷婷都是他的母狗,可我到现在只看到苁蓉一个哎。你看到过另外两个当母狗的样子吗?」    关风回忆道:「没有。不过我曾经在老大的手机里看到过一小段孙婷婷的视频。可惜不是很清楚。那小妞双手被绑在背后,一边哭一边坐在老大的鸡巴上来回套动。看日期……对了,就是老大那次被苁蓉和她绿帽男友打伤的第二天。老大手里应该有清晰的录像……他每操一个女孩都会拍录像保存下来,等以后再操那个女孩是时候放出来助兴。」    「嘿嘿……等有时间跟老大要来看……」庞黑的嘴角流出色色的口水。    在关风庞黑谈论三个女孩的时候,苁蓉已经走到了绿化带的尽头,前方是一个「T 」型的拐角。女孩遇到了麻烦。    儘管只要再穿过一条马路,就能躲进另一条绿化带,可是马路的树荫下,一个带着犹如啤酒瓶底般厚厚镜片的瘦小男生,抱着本厚厚的英语词典,踱来踱去,口中喃喃有词。    苁蓉认得这个男生。她的同班同学,中文系第一书獃子才子莫文。这个人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捧着书,不通事务至极。苁蓉和他几乎没有说过话,只是从别人口中听说过他在暗恋自己的八卦消息。苁蓉对此一笑置之,没有理会。    眼下,这个据说暗恋自己的书獃子却成了自己通过马路的最大障碍。    苁蓉默默的计算了一下,莫文走过自己躲藏的灌木丛之后,背对着自己还要走大约三十秒的时间,才会转身往回走。如果动作快一点的话,三十秒足够自己走到对面的灌木丛里去了。    希望莫文不会提前转身吧。苁蓉硬着头皮在莫文走过她藏身的灌木丛大约两米之后,就站了起来,侧身从「T 」型弯拐角的缝隙处挤了出来。长久练习跆拳道的身体发挥出良好的平衡性,乳头的铃铛微微晃动了几下,终究没有响。两脚间的锁链也被草坪吸收了噪音,只发出一点点不明显的沙沙声。只要先迈到马路水泥地的那只脚绷直了锁链,就不用担心锁链的响声被人听到。这样一直保持下去,一定能成功走进对面灌木丛的。    明媚的阳光在林荫道上洒下斑驳的光斑,戴着眼镜的年轻学子捧着厚厚的书在光斑下专心研读。景色静溢而安详,简直就是一副名为「夏日勤学」的画卷。    然而在年轻学子身后,脖子上戴着狗项圈,双手被拷在背后的裸体女孩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走向对面的灌木丛。她用手按住屁眼里的肛门塞,双腿大张,被阴唇环拉开的阴道在光斑下闪烁着淫靡的水光。    在灌木丛后蹲了太长的时间,苁蓉双脚又酸又麻,那难受的感觉让女孩眼泪都流出来了。马上就能进入到对面灌木丛的时候,苁蓉终究忍不住踉跄了一下,乳头铃铛的「叮铃」声和脚铐锁链撞到水泥地的「哗啦」声瞬间打破了夏日的静溢。    莫文正在全神贯注的看书,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几乎把手里的书扔出去。他回过头,一下子呆住了。    班里最美的女生,对他来说犹如云端仙子高不可攀的苁蓉,一丝不挂的站在他的身后,呆呆的看着他。    纤细的脖颈上套着的骯髒狗用项圈上用红色萤光笔写着的「母狗苁蓉」几个字和女孩雪腻平滑小腹上写着的「母狗骚货」字样让莫文感到一阵头晕。    这真的是自己班里那个傲雪寒梅般清冷若仙的苁蓉吗?    莫文的眼睛不由自主的从女孩挂着学生证的乳头上向阴唇被扯开的无毛阴穴看去。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莫文的裤裆就支起了一顶帐篷。    「被……发现了……」苁蓉只觉得眼前一黑,跪倒在地。    绝望的双手再也无力抵住肛门塞,高高撅起的雪臀对着太阳,黄浊散发着骚味的液体在直肠内的压力下从女孩淡褐的屁眼里喷出,夹杂着女孩体内半固体的粪便,在空气中布下一道堕落的水桥。    「操,玩脱了!」看到当着莫文「表演」了一出「美少女屁眼排泄」大戏的苁蓉羞怒绝望之下晕倒在地,远处拿着高倍摄影机的关风愤愤的骂了一句,对庞黑说道:「胖子,我们快点过去,别让书獃子跑掉。万一他报警,包括刘老大在内,我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事实并没有像关风想像的那幺恶劣,当他和庞黑跑过去的时候,莫文正喘着粗气,站在苁蓉的粪水中间用颤抖的手指在苁蓉湿腻柔软的阴唇上摩擦着,一副慾火焚身的模样。    莫文还来不及反映过来,庞黑就冲过去提小鸡一般抓着莫文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关风则掏出手机,给刘杰打电话。「喂,老大,苁蓉那妞裸奔叫人发现了,情况是这样的……嗯……知道了……」    挂掉电话,关风拿出一把蝴蝶刀在莫文的脸上刮动着恶狠狠的说道:「书獃子,一会跟我们走,记住,一路上什幺都别说,不然老子废了你!」    莫文这会那还有玩弄苁蓉身体的心思,吓得脸都白了,小鸡啄米似的不停点头。    庞黑听关风吩咐了几句之后,从兜里掏出一个团成一团的大号编织袋,展开之后,在关风的帮助下将苁蓉蜷起来抱进编织袋里。拉锁一拉,袋子外面只能看到依稀的人形轮廓。但如果不是早就知道,谁会认为袋子里真的装着一个人呢?    「妈的,书獃子坏事!」关风骂骂咧咧的踢了莫文一脚,让莫文和庞黑分别提着袋子一边,向跆拳道训练馆走去。